扭动的管家娘
存图处。
新开业务是存脑洞。

错伞情缘 7.5

下雨天,我好想你,怎么办?

没事摸鱼玩,摸呀摸呀摸~


他走出图书馆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雨势已经大到路上几乎没有行人的程度。

而不巧的是,他甚至没有带一把伞,尽管最近的天气预报一直提醒会有阵雨,但他实际上一次都没有遇到,今天临时决定来图书馆拿一本预定了半个月的书,想着也不过是半小时的路程,便没有在意的空手来了,谁想到老天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一般,一场瓢泼大雨不期而至。

他看了眼堆在图书馆门口的伞,眼神从每一把伞上逡巡而过,直到看到那一把被塞在最角落的黑伞,就好像是在极力减弱自己的存在感一般,那把伞带着一种和其他伞分割明显的结界,可怜兮兮地挤在墙角边。

他并不是那种会顺手牵羊的人,但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有了一个不是那么光明的想法,或许这把伞是一把被人遗弃不要的伞吧?毕竟是那样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伞骨看上去有些生锈了,搭扣的地方也完全粘合不起来,就算是被当作不可回收垃圾扔掉也完全不可惜。

后来他承认这些都是他的理由,是想要把偷伞这个行为正当化的理由。

但是当时的他鬼使神差般地走向了那把伞,然后轻轻伸手,握住了伞柄,冰凉潮湿的雨水气息包裹着他的手,像是被这个行动鼓舞了一般,他很快提起了那把伞,和躺在那里一样,被提起的伞也软啪啪的垂在那里,一副不想被撑开的样子。

“咳”身边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咳,接着他的肩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他吓得一惊,转头去看的时候发现一个神情凶狠的人正瞪着他。

完了。他脑海中浮现出这个短句,接着,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蛋了!

偷伞被人抓个正着,而且伞主人明显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

他拼命在脑海里想着可以让人信服的理由,甚至想出了“诶,你这伞有点像我之前在便利店被人顺走的那一把,所以我拿起来看一下。”这种铁定会被人狠揍的借口。

“拿了伞就快点走,不要挡住别人的路。”那人边说边从伞堆里翻找出一把印着小花的铅笔伞,撑着走进了雨雾里。

他愣在了原地,接着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发誓这种情形不要让它再上演第二次了,于是也跟着急匆匆地撑开了伞面,没入了雨帘之中。

雨势渐大,被炙烤过的草地上升腾起了白色的雾气,混合着空气中飘散着的青草气味,他缓缓地沿着街边的石子路前行,借阅的书被他小心地包裹着放进怀中,避免被雨水淋湿。

“是他吗?”身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他没有在意。

“没错,就是这把伞。”这次是个比较怯弱的男声,“就是他一直缠着xx不放。”

“喂,前面的。”

是在叫我吗?他有些疑惑地停下了脚步,前方并没有其他人,看起来的确是在和他说话。

“怎……怎么了?”他底气不足地问道。

“你就是a吧?”带头的人身型瘦长,却在两臂画满了花花绿绿的纹身,理了个小平头,嘴里还咬着半截牙签。

“什么?”他一愣。

“就是他不会错的,x哥我们抓紧时间吧,一会来人了怎么办?”旁边小鸡仔模样的人有些焦急。

“你tmd这时候倒横起来了?当时怎么就怂得跟孙子一样,让你看个脸都不敢?”花纹身使劲拍了下小鸡仔的脑袋。

“你们找我吗?”他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我好像不认识……”

“装什么?”花纹身终于看向他,“你抢别人老婆时的狠劲呢?”

他这下真的一头雾水了,在他的认知里,从自己往上属三代都没有和这类人打过交道,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手里的伞,于是他不确定起来。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他虽然不是很肯定,但看网上说有些人习惯把自己的所有物叫成“儿子”或者“女儿”,可能也会有人叫“老婆”吧?

“不是故意的?”

“它就在那里,我只是顺手……”

“顺手?你看不上她是不是?”

“没有没有,它挺好看的。”

“我tm当然知道她很好看!”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面前的花纹身越来越生气了。

“那还给你。”他把伞移了过去。

“什么?”

“把你老婆还给你。”

“这是什么意思?”花纹身问的是他旁边的小鸡仔。

“他说xx是破伞。”小鸡仔回道。

“你……”花纹身彻底怒了。


“你们在鸡同鸭讲些什么?”他侧身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靠在树下的少年一脸好笑的看着他们,简单的白T牛仔裤,肤色白皙,嘴唇却红的出奇,一副标准乖学生的打扮。

“xxx你眼睛是瞎的吗?我离你那么近你还会找错人,还是当时你忙着钻桌底没敢看我啊?”少年朝花纹身抬了抬下巴,“那边那个看着蠢的要命的大哥,你要找的人是我,别搞错对象了。”

“你还敢找上门来?”

“我又没做错什么,怎么不敢?”少年笑了笑,“原本还想再多看一会戏,可你们太蠢了,看不下去了。”

“是你勾引的xx对不对?”

“是她勾引的我,我都懒得甩她,拜托你把自己女朋友看好行不行?每天来我教室真的很烦好吗?”

“你小子!”

“喂!不好意思大叔,这里有人聚众打架。”少年朝着后面喊了一句,然后一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过来“干什么呢?”

花纹身和小鸡仔一众人愤愤不平地瞪了一眼那个少年,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一时间,原地只剩下他和那个少年两个人。

“喂!”少年看着他。

他吓得一抖,手里的伞一下子被风吹到了地上,翻滚着向前移动,他还没来得及追上这把失控的黑伞,就眼睁睁看着它翻上马路,然后被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压成了一堆真正意义上的不可回收垃圾。

“……”他一时无言,他究竟那时候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拿起这把伞呢?

“偷我的伞,现在还把它搞成这个样子?”少年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你准备怎么赔偿我?”


TBC?




评论

© 白家小斋的管家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