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动的管家娘
存图处。
新开业务是存脑洞。

5.22

原型有参考,但并不针对任何人。

存档练习用。


或许是因为他今天决定稍微绕点路回家。

那场雨就这样不期而遇。

提着购物袋的他站在躲雨的屋檐下呆呆地看着天空。

春末夏初的雨带着微凉的温度依附在他的颈上,又接着顺势滚了下去,贪婪地攫取着他的体温。

距离他正式成年还有四个月零三天,他却对此毫无实感。

就像是跨过一道透明的门。

所有的人都会跨过这一道门,就在四个月零三天之后的那一天,他会和无数个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一起跨过这一道门。

雨势渐渐变大,能让他躲雨的这个小小的屋檐变得岌岌可危起来,当然这也有一部分归功于他长手长脚的体型,他有时候怀疑自己浑身上下大概只有体型做好了走向成年的准备。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Back rowof the drive in show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Popcornand cokes beneath the stars became champagne and caviar

……”

那阵歌声就是在他狼狈不堪地抱着购物袋拼命蜷缩自己身型的时候传来的,奇妙地和雨声相融于一体,却也倔强地和它相撞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Making love on a long hot summers night

I thoughtyou fell in love with me watching Casablanca

Holdinghands 'neath the paddle fans in Rick's Candle lit café

Hiding inthe shadows from the spies

……”

他一向很讨厌唱歌,说是讨厌也不精确,应该说是下意识地拒绝唱歌。

尝试和同学去过一次KTV,他斜靠在包厢里的沙发上,看着昏暗光线下众人醉酒一般的神态,听着耳边走调的嘶喊,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动物世界里的猩猩,就连捶胸顿足的姿态也很像,于是他和其他人一起哄笑了起来,“xx笑起来好可爱。”他似乎有听到这样的评价,对此他不可置否。

那陌生的歌声还在继续,他虽然不是很能明白歌词的意思,但那样的曲调毫无疑问是在歌咏恋人,在纪念一段逝去的恋情。

对于恋情这个词他并不陌生,从初中开始他的课桌里便偶尔会有粉色的带着明显试探意味的信封,而对此他的回复一向是没有回复。

他并非是那种一定要到成年后才会开始考虑谈恋爱的老古板,只是他从未想过自己另一半的样子,就连模糊的影像都没有,那就先这样空着一块吧,他想道,就和小时候好不容易完成的拼图一样,最后一块怎样都找不到了,于是拼图最中间的小熊一直扬着半边嘴角。

最后那块拼图找到了吗?

他已经忘记了。

“Please come back to me in Casablanca

I love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I love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一曲终了,他突然有了想去认识下这个歌声的主人的冲动,他抱着购物袋绕到屋子的另一边,后面是一个小小的花园,各类他叫不出名字的花朵热闹地挤成一团,却看不到有人的身影。

看起来那个人似乎是唱完之后就离开了,当他有点遗憾地转身时,那朵从围栏边探出身子的玫瑰拽住了他,准确地说,是玫瑰茎上的刺勾住了他的衣服,他来不及反应,手里的购物袋就呈抛物线落在了距离他前方不远处。

“呃?”

溅起的水花落在了仿佛特意为它准备的一块画布上,那是一件白的像是刚从烘干机下拿出来的衬衫。

衬衫的主人愣住了,他蓬松的头发下是一双被水浸过一般的眼睛,此刻正惊讶地来回打量着地上散落的东西和自己惨遭毒手的衣服。

“对不起!”在意识到闯祸之后,他急忙道歉。

他总是这样,道歉和下意识弯腰的动作往往比他思考这件事是否是他的错来得更快。

他并不在意事情究竟是不是他的错。

他用最诚恳的语气道歉,脸上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标准微笑——无论谁看到都会消散百分之八十怨气的笑容,内心却在思考着一会该怎么回家之类的毫无关联的问题。

 

“你都不会觉得难受噢?”

“什么?”

“这样笑。”同窗扯出了一个大的夸张的笑脸,“脸部肌肉都不会抽筋的吗?”

“你有病吧?我哪有笑的这么夸张。”他不轻不重地推了对方一下,敷衍了过去。

就像是有些人天生扑克脸一样,但他也没有极端到每时每刻都笑得那么夸张吧。

拜托,要是这样,铁定会被当做面瘫送去针灸治疗的好吧。

 

“要淋湿了。”少年并没有看向他,只一边喃喃地说道,一边用没有拿伞的那只手去捡掉落一地的东西,因为双手没办法平衡导致胸前又沾上了一大块污点。

“我来捡就好。”他跨了一大步过去,毫不意外地被雨从头淋到脚。

他觉得今天出门大概是没看黄历。

“哦,那你来吧。”少年也没有反对,说话时最后的尾音欢快地上扬,像是在做一件非常愉快的事一样。

少年把整理好的袋子递给他,然后就站在他身边,替他撑起了一片晴空。

这样的行为自然的就好像他们是认识已久的同窗,或者是一起出门的室友一样,而并不像是一个毫无交集还被溅了一身泥水的陌生人。

或许少年是在等他的补偿也说不定。

“五十块干洗费。”他觉得这个理由比较有说服力。

他最后站起来时,发现自己比少年整整高了一个头左右,头顶上那把伞被他撑得晃晃悠悠的——他正在努力地踮起脚。

“换我来撑吧。”他伸手想去握伞柄,却不小心握到了少年的手腕,冰冷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他有些失神地用力握了一下才松开。

少年似乎并没有在意他的举动,“你没有带伞吗?”他问道。

“出来的时候忘拿了。”其实并不是这样,他是那种就算知道一会可能会下雨,还是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空着手出来的人,也因此无数次把伞扔在公车上或者学校的图书馆里。

“噢。那你是过来找我的吗?”少年漫不经心地说道。

“诶?”这次惊讶的换成了他,脸上的笑容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僵在了脸上。

“我刚在唱歌,是不是很好听?”少年用的虽然是疑问句,但脸上满是成竹在胸的自信,他微微仰着头看向他,他的眸色略浅,只淡漠地瞥了他一眼就很快转开。

“你怎么知道……”他的话断在了半路。

“就是知道有人在才唱的啊?不然我发什么神经突然唱歌。”少年理所当然地回道:“一般人想听还听不到呢,你今天真是有福。”

他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不是还挂着笑容,但面前的少年却在此时对他彻底失去了兴趣,“还我。”他伸出了手,那股纯真天然的气质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懒散的,带着些自傲的样子。

“什么?”他不解。

“伞啊,你还想拿走吗?”少年冷冷地朝他飞了一记眼刀。

他忙不迭地把手里的伞递了过去,少年接过之后毫不犹豫地收束了伞面,然后朝地上狠狠地摔了下去,就好像还嫌力度不够一样,他又将脚踩了上去,伞骨发出刺耳的断裂声,没过一会,那柄伞就凄惨地躺在雨中,变成离被扔进垃圾箱还差一步的样子了。

然后少年拿出手机,熟练地划开屏幕解锁,对着地上的伞拍了好几张照片,接着又把伞捡起来撑开,对着自己开始自拍,这一连串的动作手到擒来,仿佛是排演过上百遍那样。

“诶,你怎么还在?”少年把手机放回口袋的时候才发现面前还站着个人,他有些不耐烦地挑了挑眉,“真是个怪人,知道你喜欢淋雨的话一开始就不该给你撑伞,累的我要死。”

说完也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利落地转身离开了,就像他出现时那样突然。

“喂,你……”他喊道,但对方明显没打算回头,脚步只是顿了一下就没有犹豫地继续向前走了。

在那一刹那,他终于知道这个少年是谁了,回到屋檐下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刷开微博,果不其然看到了某个热搜,“xx  下雨天摔伤”他点进这个热搜,置顶的第一条就是刚才那个少年的自拍,“刚才下雨天在路上摔了一跤【哭脸】,大家雨天一定要注意安全。”

底下的评论纷纷表示安慰和心疼,还有些粉丝则直接@经纪人要求他解释说明为什么任由xx雨天一个人出门。

最近红的发紫的某乐队主唱,对外的形象是不谙世事的团宠吉祥物。

他放下了手机,若有所思地望着少年离开的方向。

他想少年应该是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自己挂在脸上的那张无比熟悉的笑脸。

是他无数次从镜子里看到的自己。


评论

© 白家小斋的管家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