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动的管家娘
存图处。
新开业务是存脑洞。

犬系男友饲养手册

小甜饼写的真开心 名字瞎写的

刷牙的时候想到的梗,赶在睡觉之前写完啦!

ooc属于我,人物魅力属于叠纸。

所以说我什么时候能拥有周周的ssr?


“棋洛?”你在拿备用钥匙开门的时候习惯性地喊了对方的名字,但屋子里却没有和往常一样传来应答声。

在公司忙下一期电视节目策划案忙得团团转的时候,你收到了周棋洛的短信,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晚上务必来一趟他的公寓,语气恳切,还加了三个感叹号表明事情的紧急。于是,尽管最近的工作让你忙的像是一只转得根本停不下来的陀螺,你还是遵守了约定来到了他的公寓。

你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室内的温度恰当的控制在了恒温状态,和外面的萧瑟寒冷的气温完全是两个世界。你走到客厅的时候才发现金发的少年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脸上还盖着一本翻了一半的台本,想必是在等你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你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10点半了,这是最近你离开公司最早的一次。

“棋洛?睡在这里会着凉的,回房间去睡吧?”你轻轻地拍了下少年的肩,但对方只是嘟嘟囔囔地说了些什么,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无奈之下,你只好拿了条毯子盖在他身上,然后打算去把那本台本收起来,“薯片小姐!”你的手才刚碰到台本的封面,就被另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你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看着周棋洛用另外的手拿起了盖在脸上的台本,露出一张满是笑意的脸。

“你没睡着?”你惊讶地问道。

“才没有呢!说了有超级重要的事要和薯片小姐说啊,怎么会睡着呢?”周棋洛顺势把你拽到了沙发上,自己则换成了盘腿坐着的姿势,把手里的台本递给了你。

“这是什么?新接的综艺节目吗?”你好奇地开始翻看。

“不是噢,是打算要录的粉丝福利,请你来是为了帮我对台词。”周棋洛说道:“对着经纪人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录了一天都没有成功。”

“让我看下,是需要我读画红线的部分吗?”你虽然觉得有点累,但面对眼前金发少年哀求的眼神,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恩恩!还有旁白部分!”

“好,那开始了噢。有一天,周棋洛一个人走在森林里,提着篮子准备去看望外婆。”你清了清嗓子,开始念道,“咦?这不是小红帽的剧情吗?”

“旁白是不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的。”

“抱歉抱歉,”你接着念了下去,“突然,他掉进了森林里的湖中。好随便的剧情啊……”

“旁白是不可以……”

“于是,一个白胡子的河神出现了,他说道。”你看了眼周棋洛,提示到该他说台词了。

“薯片小姐,你是要这个金的周棋洛,还是要这个银的周棋洛呢?”周棋洛一本正经地压低了嗓音。

“……答案台本上没写诶,而且也没有薯片小姐这四个字。”你说道。

“这是自由发挥时间,剧本上都会留有给演员自己发挥的余地的。”

“……好吧,那我要原来的周棋洛。”你说道。

“不行!现在只有金的周棋洛和银的周棋洛两个选项。”周棋洛不满地提醒道:“快点选一个嘛,不然河神就要发怒了。”

“那我要银的周棋洛。”你苦笑着给出了回答。

“河神满意地点了点头,就给了你银的周棋洛。银的周棋洛是一位勇者,他现在准备去魔王的城堡里拯救公主。”不知什么时候,周棋洛担当了旁白的任务。

“等一下,那外婆怎么办?”

“等到勇者周棋洛解救完公主,两个人可以一起去看外婆。”周棋洛说道:“于是,勇者周棋洛穿过了荆棘森林,拿走了巨人的草莓蛋糕。战胜了深潭中的恶龙,得到了美味的蔓越莓松饼。解救了被奴役的小矮人,被赠与了一瓶新鲜的葡萄汁。他就带着这些礼物,来到了魔王城堡面前。”

“魔王不会觉得他是来送外卖的吗?”你还是没忍住想吐槽。

“魔王不吃外卖,他自己会做饭。”

“真是节省的魔王。”

“公主被囚禁在了魔王的高塔上,魔王逼着她没日没夜的回复观众来电。”

“魔王家是开电台的?”

“勇者周棋洛长出了翅膀,飞到了高塔公主的窗外。”

“我觉得你是盗用了某人的设定。”

“薯片小姐……”周棋洛不满地瞪了你一眼,“听我说完嘛。”

“好,那继续。”

“公主吃了勇士周棋洛带来的蛋糕和松饼,美美地喝了一大口新鲜的葡萄汁,于是她变得力大无比,成功逃出了高塔,和勇士周棋洛一起离开了魔王的城堡。

“那魔王就得自己回复观众来电了,好可怜。”

“重点不是公主和勇士在一起了吗?”

“所以显得魔王更可怜了不是吗?”

“才不可怜,这是压榨劳动力,是资本运作下罪恶的生产线,薯片小姐最近一直都累的没时间好好吃饭吧?”

“我以为我们是在说公主和勇士的事,不对,一开始是粉丝福利的事。”你看了眼手里的台本,“所以粉丝福利还录吗?”

周棋洛气呼呼地抢过你手里的台本,“不录了不录了,给粉丝的福利早就录好了。”他起身离开了沙发,不一会手里托着个盘子又走了回来,“这个是给薯片小姐的,特别的福利!”

盘子里放着一小块蛋糕,几块蔓越莓松饼和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知道你怕晚上吃多了会胖,特地只准备了小份的,都要吃完,一点都不许剩下。”周棋洛把盘子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本来是想和故事一样,准备葡萄汁的。可是听经纪人说睡前喝一杯牛奶的话,更有助于睡眠,就改成牛奶啦。”

你这才想起最近因为忙节目策划的事,三餐都是匆匆解决的,午饭和晚饭合在一起吃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却不知道为什么被周棋洛知道了。

“好吃。”你尝了一口草莓蛋糕,果然吃甜品会产生巨大的满足感,“你是怎么知道我最近在忙的?”你有些好奇,毕竟你自己再忙,在和周棋洛电话或者是微信的时候,为了不让他担心,还是掩饰的很好的。

“哼哼,不能告诉你,保密!”周棋洛得意地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悦悦那小丫头。”

“诶,你怎么知道?”

“喔?果然是她?”

你看着慌慌张张去捂嘴的周棋洛,觉得他简直单纯的仿佛能把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这丫头是你的粉丝,除了她还能有谁。”

“那你千万千万不要告诉悦悦我已经暴露了,不然她以后就不会再传你的讯息给我了,照片也……”

“照片?”

“啊?没有照片,没有照片!”周棋洛急忙摆了摆手,“松饼也很好吃噢,这家店最近还蛮有名的。”

满足的解决了所有东西的你伸了伸懒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那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明早还要赶去公司盯进度。”

“那今天干脆就住下来好了,这边离你公司还稍微近点呢。”

“不行,要是被记者拍到就糟糕了。你的风评可一直都保持的很好,不要让人有捕风捉影的机会。”

“那至少让我送你回去,不许拒绝!不然我现在就后悔让你走了。”

“好吧。”你无奈地做出了妥协,“对了棋洛。”

“嗯?”金发的少年直直地看向你。

“我刚才要是选了金色的周棋洛,故事会变成什么样?”

“这个嘛。”周棋洛卖了个关子,“等薯片小姐下次过来我再告诉你。”

Fin


评论(1)
热度(15)

© 白家小斋的管家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