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动的管家娘
存图处。
新开业务是存脑洞。

漫游记

一个小王子和狐狸的脑洞

再见啦,将来一定会有更多人来爱你的。

漫游记

Yoosung好奇的朝四周看去,他才刚刚来到这个星球上,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在星球间漫游的时候,他乘坐的固定航班rfa-2016在这个荒凉的星球边停靠了,他只是想出来透透气,结果被粗心的机长遗忘在了这个星球上。由于航次是固定的,在下一个航次的飞船到来之前,他只能暂时待在这个星球上。

他的面前是一片海一般广阔无边的麦田,麦浪被不知从何处吹来的微风送拂着层层向远方推去,然后消失在天地相接的地方。Yoosung在考虑是否要向远处村庄前进的时候,一只狐狸出现了。狐狸小心翼翼的用爪子拨开了面前金黄色的小麦,探出了他毛茸茸的脸。在看到面前人的背影的时候,狐狸发出了小小的一声欢吟,yoosung听到了小声的叫声,他很快就发现了离自己并不远的狐狸。尽管狐狸努力的把自己藏身在大片的麦田中,但这里的小麦才刚刚到yoosung的腰附近,他毫不费力的就能从中找到那只金黄色的小狐狸。

“你好。”yoosung彬彬有礼地向狐狸打了招呼。

“咿——”狐狸的毛一下子炸开了,他揉了揉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小声地回道:“你好。”狐狸仰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yoosung。

Yoosung蹲了下来,尽量平视着眼前的狐狸,“你是谁?你可真好看——”

“我是狐狸,我在这里生活,今天是出来收集过冬的食物的。”狐狸直立起身子回道,他的脚边还放着一片大梧桐叶,上面零零散散的放着滚落的果子和几片花瓣。

“我来错了地方,我乘坐的航班要三天后才能来接我,在这期间你可以和我一起玩吗?”yoosung向狐狸发出了邀请。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因为我不是被驯养的动物。”

“驯养是什么?”Yoosung很感兴趣的问道,他觉得自己面前的这只小生物很有意思。

“唔——”狐狸若有所思的看着yoosung,“你要驯养我吗?”

“你还没有告诉我,驯养是什么?”

“你的头发真漂亮。”狐狸指了指yoosung的头发,“颜色,像麦子一样。”

“你喜欢麦子吗?”yoosung问道。

“很喜欢!”狐狸发出了欢愉的鸣叫,“可是我家族里的人不喜欢麦子,他们总对我说,狐狸是吃肉的,怎么会有喜欢麦子的狐狸呢?他们每次去农庄里偷鸡的时候总会被人拿着枪追赶,我很害怕人,也害怕枪。你也是人,那么你也会养鸡吗?你也会拿猎枪打那些来偷鸡的狐狸吗?”

“我没有枪,我也不养鸡。”yoosung安抚了微微发抖的小狐狸,“我在星球之间漫游,走了好久好久,已经忘记怎么回家了。”

“你不想念自己的家吗?我听说人都是很恋家的,我也是,虽然我只是一只狐狸。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因为我要找一个人,她扔下我独自离开了。”yoosung说这句话的时候情绪有些低落,狐狸把自己的爪子放在他的膝盖上,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很认真地问道:“你驯养她了吗?你说的那个人。”

“说起来,你还没有告诉我,驯养是什么?”

“驯养,就是建立联系。”狐狸说道:“驯养之前,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对于我来说,和其他人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但是驯养之后,你对我来说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了,我对于你来说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吃素的狐狸了,听起来是不是很棒?”

“我明白了。”yoosung叹了口气,“那么,她可能是驯养了我。”

“很有可能,你和其他人不一样,我很喜欢你。我每天的生活都很无聊,哥哥姐姐们过着和农庄里的猎人们斗智斗勇的生活,但是我一点都不想过那样的日子。空闲的时候我会来这里的山坡上听风吹麦子的声音,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你知道吗?睡在麦田里真是舒服极了,能做很甜美的梦。啊,真不好意思,我一直都在说我自己的事,那说说你的事吧,你来自别的星球吗?”

“是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

“地球?没听说过。”狐狸摇了摇头,“那里和这里一样吗?”

“不太一样,那里的狐狸不会说话。”

“那里也有狐狸?有猎人吗?”狐狸问道。

“至少大部分人不靠打猎为生。”

“那太好了,我有点想去你的星球了。”狐狸的尾巴大幅度的甩动着,擦着四周的麦子发出了唰唰的声响。

“可是我只在动物园里看到过狐狸,和她一起约会的时候。”

“动物园是什么?”

“是一个一个大的笼子,里面关着各种各样的动物。人们提供足够的食物给他们,把他们圈养在里面。”

“笼子?”狐狸似乎难以理解这个词语,“那能跑能跳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笼子不是很大,不能跑多远,也不能跳多高。”yoosung看着狐狸的耳朵一下子耷拉下去的样子忍俊不禁,“万事总不会十全十美的。”

“是啊。”狐狸失落的同意了他的说法。

“驯养你的人,她是个怎样的人?”狐狸很快对动物园的话题失去了兴趣。

“是个很温柔的人,但是有时候也很勇敢,或者还有点迷糊?”

“听起来好复杂。”狐狸说道:“人都是这么复杂的吗?我们狐狸就不是那么复杂。”

“是吗?我还以为会讲话的狐狸会有点不一样。”

“我不是很理解。”狐狸老学究一样的抱着臂叹了口气,“反正村子里的猎人只会说同样的一句话。”

“什么?”

“狡猾的狐狸。”

 

“你要驯养我吗?”狐狸不死心的问道。

“可是,我只能在这里待三天。”yoosung从背包里拿出了速食干粮,分给狐狸的时候被它礼貌的拒绝了。

“请你驯养我吧,这样你就有了一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狐狸了。”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虽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我们只有三天时间,所以还是抓紧时间吧。首先,我们要相互了解,先要坐的稍微远一点,因为我们现在相互之间还不是很熟。”

狐狸坐在大约半米远的地方,很严谨的向yoosung点了点头,“你好,我是狐狸。”

“呃,你好狐狸,我叫yoosung。”yoosung有些哭笑不得的跟着狐狸说道。在踏上这颗星球之前,他从来没想过会遇到现在这样的情形,和一只狐狸相互自我介绍。

“你和她也是这么互相认识的吗?”狐狸问道。

“有点不一样,我和她刚认识的时候,不是这么面对面坐着的。”

“坐的太远可不行,就算没有麦子遮挡,声音也传不了那么远。”

“是通过一种叫网络的传播工具联系的。”

“不用面对面坐着?”

“不用。”对此,狐狸再次表达了对地球上事物的惊讶。

“那么今天就再见了。遇见你很高兴,我不是每天都能有这么好的心情的。”狐狸向他挥了挥爪子,“明天我也会来的,会比今天稍微靠近你一点。”

Yoosung也向狐狸挥了挥手,看着狐狸小小的身影分开麦子然后逐渐消失不见。他靠着身后的树,看向头顶的星空。他现在大概已经离地球很远很远了吧,从一颗星球走到另一颗星球,却始终没能找到她的踪迹,在这样庞大的银河星系中,她究竟会去往哪一颗星球呢?

闭上眼睛的时候,yoosung回想起了自己见到她最后一面时的样子,她不知所措的被人群簇拥着推进了飞船里,他看着她扑到飞船的观景窗努力的朝自己说着什么的样子,但是由于距离太远,他只是徒劳的目送着那艘飞船逐渐远去,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受够了。”所以,她最后留下的只有这句在他们大吵了一架之后说的话。

 

“早上好。”第二天yoosung醒来的时候,狐狸已经来了,他比昨天坐的更近了,yoosung一伸手就能够到他。

“或许我们需要规定一个时间。”狐狸提出了一个请求。

“规定时间?”

“是的。比如我们约定好早上9点见面,那么从前一天开始,我就会因为今天的约会而激动不已,越是离这个时间越近,我的心就越是狂跳不止,等到9点的时候,我的心脏一定是欢愉的快要跳出来了。”

“我也有过这样的感受。”yoosung深以为然。

“和她约定见面的前一天,我就会开始坐立不安,总是害怕她会临时改变主意,每5分钟就会查看一次手机,害怕漏掉她的电话或者短信。频繁的登陆聊天室,期待能见到她在线,希望她能和每一个人都相处的很好。可是看到她和别人聊的很开心的时候,又希望她能只看着我一个人。”

“人的情感真复杂啊。”狐狸再次感叹道:“不过我二哥有阶段也是这样的。”

“他喜欢上某只狐狸了吗?”

“唔——”狐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把偷来的鸡挂在树上风干的时候,也是一脸深情的望着它,说着‘不要离开我’还有‘只属于我’之类的话。”

“……”

 

“那么她为什么会离开你呢?”在听完了yoosung长长的叙述后,狐狸感动的抹掉了眼角的泪珠,“既然你们彼此经历了那么多事。”

“说起来很复杂,打个比方来看,你喜欢麦子,可是其他的狐狸很喜欢鸡肉。有一天你的面前出现了一只你很喜欢也很喜欢你的狐狸,和其他的狐狸一样她喜欢鸡肉。然后那只狐狸为了你开始吃麦子了,尽管她很喜欢鸡肉,但因为你,假装自己很喜欢吃麦子。可是你却真的以为她很喜欢吃麦子,逐渐了忘记了她原本并不喜欢吃麦子这个事实。终于有一天,那只狐狸放弃了,她已经不想再吃麦子了,所以她就离开了,而你也终于发现,比起吃麦子,更希望她能留在你身边。”

“那我一定要非常非常喜欢那只狐狸才行,因为我非常喜欢麦子。”狐狸摸了摸身边的麦子,很感慨地说道。

“那么,你后天就要离开了是吗?”狐狸问道。

“是的,我预定要去1光年以后的佩特星球。听说那里开设了很多的宠物医院,她说过有机会的话想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想那天我一定会哭的。”狐狸摸了摸自己什么都没有的眼角。

“你想和我一起走吗?带上一只狐狸并不需要办理太复杂的手续。”

“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还是想待在这里。我在这片土地上长大,我熟悉这里的每一处地方。我有我的家族,他们虽然喜欢偷鸡,可是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缺点,谁让我们天性如此。我要是走掉的话,我会很难过,他们也一定会很伤心。而且你驯养了我,在某一刻至少也能想起来,在某个星球上,有一只独一无二的喜欢麦子的狐狸,我驯养了他,这样就足够了。”狐狸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啊,我好像要哭了,可是你还没有走呢。”

“没人规定说在分别的时候一定要哭啊,想哭的话就哭吧,背对着我就看不到了。”

“这也算是一种仪式吧。人是一种仪式感很强烈的生物,他们给自己规定很多的条目,在固定的时间和场合做固定的事,像是狼会在月圆之夜嚎叫一样。”

“这里的狼也会这么做吗?”

“唔——这倒不一定,主要看心情。”

“心情?”

“他们有时候晚上也起不来。”

 

“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发吗?”第三天来的狐狸坐在了yoosung的身边,他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可以啊。”

狐狸伸出了小小的爪子,一只按在了yoosung的肩膀上,另一只配合着自己踮起的脚尖去够yoosung柔软的头发,它摸了摸,又摸了摸,满足的叹了口气。

“好温暖。”

“麦子也很温暖吧。”

“有阳光的时候是这样,可是,在雨季到来的时候,整整一个半月我都得待在洞穴里。”

“我认识的一个人,他几乎整年都待在看不见阳光的地方,住的地方连一扇窗户都没有。”

“那可真是太糟糕了。”狐狸似乎是不能想象般的摇了摇头。

“不过厉害的是,他却能随时查看到外面任何一个角落发生的事,只要他想的话。”

“那是神吗?”狐狸发出了惊叹之声,“我听说有些人会去教堂向神祈愿,无论在哪里,神总能听到他们的诉求。”

“或许……是吧?”yoosung模棱两可的做出了回答。

“那么,神也找不到她吗?”

“诶?”

“你要找的人。”

“嗯,是啊。待在那个星球上的话,总有一天会被找到的,所以她才选择了离开。”

 

“带一束小麦走吧,这样你看到小麦就会想起我。”狐狸把一小束麦子放进了yoosung的行李中,像是一束小小的温柔的阳光。

“你明天会来和我告别吗?”yoosung问道。

“我会哭的。”狐狸轻轻地叹了口气,“但是如果你希望我来的话。”

“我当然希望!因为你可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朋友。”

“我开始好奇驯养你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了。”狐狸刻意地咳了几声,“我好像有些感冒了。”

“是吗?说起来狐狸感冒的话是和人一样治疗的吗?还是有其他的方法呢?”

狐狸看着突然开始认真思考的yoosung,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拉他的袖子,“其实……”

“其实我的理想是做一名兽医,我或许会在佩特星球上定居,到时候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那每天就会有很多很多狐狸会来找你,你一定不记得我啦。”

“你不一样。”yoosung看着面前诺诺的小狐狸笑了,“你对我而言,已经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狐狸了,而且是独一无二的爱着麦子的狐狸。”

 

飞船再一次降临在这个星球的时候,狐狸远远的站在山坡顶上的树下看着那个一步步走向升降梯的身影,他走的有些迟疑,还时不时的回头张望,而最终还是放弃了一般的登上了飞船。

狐狸朝着飞船远去的影子努力的挥着爪子,他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感受到了爪子上被泪水打湿的软毛,他就知道他一定会哭的。

麦子在风中发出了呜咽一般的声音,风在其间穿梭然后又浩浩荡荡的奔向了远方,狐狸靠着大树站了好久,然后尾巴轻柔的甩了一下,钻进了麦田里,再也看不见了。


评论
热度(4)

© 白家小斋的管家娘 | Powered by LOFTER